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师资队伍 >> 教师风采 >> 理性社会的建设首先取决于社会管理者的推动和身体力行

理性社会的建设首先取决于社会管理者的推动和身体力行
发表日期:2012-10-30 作者:王研 编辑: 出处:辽宁日报

    理性素养的培育不仅需要公众自身的自觉和自省,更需要整个社会理性氛围的营造。当公众的独立思考被负面消息的集中传播所干扰时,当公众因为不公平、不正义现象而出现非理性的情绪表达时,社会管理者的处理思维和处理方式将对有效疏导负面情绪起到关键的作用。 10月27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张跣接受本报专访,他提出,“以人为本”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种态度,一种胸怀,理性社会的建设首先取决于社会管理者的推动和身体力行。
社会管理者要认识自身的社会角色 
        辽宁日报: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社会管理者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张跣:一方面,管理者是社会秩序、财富和利益分配的规则制定者,另一方面,管理者也是社会秩序、财富和利益分配环节中的一部分。简言之,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辽宁日报:在当下这样一个深刻的变革期,社会管理者应当如何自我定位? 
        张跣:改革进入深水区之后,社会问题和矛盾日益复杂和深刻,不同利益集团开始形成和分化,各种问题纠结在一起。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讲,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既存在危机,也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人们普遍认识到社会进步是围绕着人的全面发展而逐步显现和高涨的全方位变革,并且,这也意味着人们普遍地开始争取和捍卫自己全方位的利益和权利,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也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会有成功,有挫折,有期冀,有沮丧,有理性的思索,有情绪的发泄,有正面情绪,有负面情绪。对于社会管理者来讲,必须充分认识到这种社会变革的必然性,认识到自身的局限性,尤其是要认识到自身的角色和职能形成的历史根源。一个普遍的趋势是,在社会发展的运动场上,社会管理者裁判员的职能将越来越淡化,利益诉求的倾听者、利益关系的协调者的角色越来越突出。社会管理者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但在复杂的社会关系网络中,管理者自身利益诉求的实现必须符合一般程序,也就是必须同其他社会成员利益诉求得以实现的程序相一致,不能有捷径。 
社会管理者和公众:对话关系 
        辽宁日报:在一个成熟进步的社会里,社会管理者和公众之间应当建立一种怎样的关系? 
        张跣:既然管理者的角色应该是利益诉求的倾听者和利益关系的协调者,那么社会管理者和社会公众间应当建立起来的一种基本关系就是“对话关系”。社会管理就其本质来讲是对话。相对于“独白”而言,对话是平等的权利主体间的沟通和交流,其前提是双方充分发表意见。 
        辽宁日报:请您具体解读一下 “对话关系”的含义? 
        张跣:我认为,社会管理的“对话关系”至少包括这么几个意思:一是对话双方的独立性和平等性,对话的任何一方都必须有胆量、有能力充分发表见解;二是对话永远是未完成的、未论定的,它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是持续的,而不是一时的,仅仅为了一时的危机公关而进行的“对话”算不上是真正的“对话”,因为对话既是方式也是目的;三是对话必然是众声喧哗,而不是单语独白,每个人都保持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声音,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完全是平等的,从这个角度来讲,管理者必须有面对“喧哗”甚至“噪音”的胸怀和能力。
“以人为本”是一种态度 
        辽宁日报:近年来,一些不公平、不正义的现象引起公众的强烈不满,甚至出现了一些非理性的情绪和表达。社会管理者需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些情况? 
        张跣:公众出现非理性的情绪和表达,比如谣言,甚至暴力,这确实是一个让人忧虑的问题。改善并解决这些问题的基本前提是,必须认识到,非理性言行固然和人性的不完美有关,但其根源却在于社会管理理念的长期扭曲。社会管理者不能对民众的呼声漠不关心,否则就会造成社会关系扭曲,社会心态恶化,非理性的情绪和表达日渐滋生。 “以人为本”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种态度,一种胸怀。社会管理者要尊重个性、尊重个人及其利益诉求,要让人说话,允许人发泄,允许人质疑。同时,法制建设也要进一步健全。 “让人说话,为话负责”,二者缺一不可。 
        辽宁日报:社会管理者如何有效疏导公众的负面情绪? 
        张跣:理性社会的建设首先取决于社会管理者的推动和身体力行。对公众负面情绪,一要倾听,二要对话,三要切实解决,四要依法办事,五要戒除自以为是。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的当代社会,尤其要充分发挥互联网、手机等通讯手段在听取民意、沟通思想方面的重要作用。 
        辽宁日报:公众的理性素养对社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作为学者,您会给公众一些怎样的建议? 
        张跣:理性社会的建立需要公众具有理性的观念。作为学者,也作为公众中的一员,我想说的是:第一,必须认识到社会变革的复杂性和渐进性,不要指望一蹴而就;第二,尊重个人利益,既包括捍卫自己的利益,也包括尊重别人的利益;第三,独立思考,防止被扭曲的信息和情绪所裹挟;第四,无论如何,不要气急败坏,要相信社会一定越来越好,努力总会有回报。
□本报记者/王 研

(来源:《辽宁日报》20121029日)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