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风采 >> 万冰任鉴:从画“小人”开始的写作传奇

万冰任鉴:从画“小人”开始的写作传奇
发表日期:2012-06-12 作者:丁琪 编辑:黄雅琪 出处:中青新闻网

/记者 丁琪

 

 “其实每个人既是主角,又是配角;既在主演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又在讲述着别人的悲欢离合。”这样的句子,出自万冰任鉴10岁时的作品。

2010级中文系的万冰任鉴,喜欢读书写作弹琴,喜欢别人叫她“冰鉴”、“万冰”、“万小冰”。

 

画“小人”引发的创作热情 

 

“三年级,我在语文书上画了个小人,然后呢,我觉得他得有个朋友,我又画了一个小人。然后呢,我觉得他俩应该有个故事。”

“再然后呢?”

“然后我就开始写东西了。”

“写到现在?”

“嗯。”

现在,三年级的语文书已不知去向,两个“小人”的故事也早已结束,可从那时起,万冰任鉴写作的故事便开始上演。

9岁撰写第一部童话故事《精灵宝贝历险记》在《青岛晚报》连载;12岁时,中篇小说《因为可爱而美丽》在天津经济广播电台联播;上高中以后,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创作中篇小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和短篇小说《草字头》;2009年获得“梁斌杯”优秀中篇小说奖;2010年创作的《良辰美景天》获得首届“丁玲青少年文学奖”优秀奖,第十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入围奖……小学开始,她便陆续在《天津日报(滨海汉沽)》、《海河文化》、《蓟运河》等各级报刊、电台发表作品。从写“小人”的故事起,冰鉴的创作热情便一发而不可收,在写作的道路上大踏步向前迈进。

 

笔下的人物和自己一同成长

 

冰鉴的作品细腻、亲切,带着一股同龄人的亲和力,像一股和煦的春风,温暖着读者的心。她作品中的人物仿佛就是我们身边的伙伴,每个人都能从其作品里找到曾经经历过纠结过的青春心理印记。从第一天拿笔写作起,冰鉴就是“以我手写我心”,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无论是散文还是小说。“小时候是写着玩,大了有了感觉,就想要写出这个年龄段感受到的东西。”

《玉生烟》是冰鉴初中时创作的一部中篇小说。小说叙述了一群喜欢轮滑的高中生因为同样的爱好加入到“蓝灵魂”轮滑小组后发生的关于友情、爱情、学习的故事。小说中人物性格个性鲜明:踏实负责却在初遇爱情时迷茫的“帽子头儿”,低调又怀有心事的“桃源纷”,美好而清高的萧叆……冰鉴喜欢给每个人起外号,让读者记住人物,比如“大眼蜂”、“桃源纷”。她喜欢给主角取一个非常好听却又有古文意蕴的名字,比如“萧叆”——“我叫萧叆,云朵很厚的叆”,这是女主人公向别人解释自己的名字,也是冰鉴向读者解读女主人公的名字。她说,自己常常随手拿一本字典,一页一页地翻,如寻觅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字,就用作小说里人物的名字。

这部小说的构思源于初中,冰鉴在青岛的一个夜晚,在广场上看到一群滑轮滑的高中生。“当时看着他们青春飞扬的样子,就想要写这样一个群体的小说,展示这个年龄段所想的和所经历的东西。”于是,“桃源纷”轮滑成绩很棒而怀有心事,“刺头镜”学习和轮滑成绩都一般而一直努力学习,“小飞飞”喜欢“帽子头儿”,而“帽子头儿”却对萧叆有好感……读者在其中能找到自己高中时的影子。冰鉴的一位高中同学曾拿着《玉生烟》追问她:这是真的故事吧?是你亲身体会到的心情吧?而在另一部未完结的小说《莫言水落星不语》中,冰鉴便把自己的朋友作为原型写了进去。大学舍友吴同学是《莫言水落星不语》的粉丝,一直在追着这部小说在“人人”的连载,她很喜欢冰鉴的创作风格:“她的作品很贴近校园生活,文风温馨而轻快。”

“我把每天经历的事情融入到每天的写作中去,和小说的人物一起高兴,一起难过,和小说中的人物一起成长。”正是这样随性而有感触地写作,才让冰鉴把写作当成了一种爱好,小说中的人物也随着她一起成长。

 

独特的写作习惯

 

在冰鉴的书架上,记者看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本子——后来得知,她就是在这些本子上创作的,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她的家里,“书架上有一个格子专门放自己写的东西”。虽大小各异,可每一个本子都工工整整地记录下写作的时间、有的还用彩色笔来显示不同的人物对话和各自的心情。

与现在许多人直接用电脑写作的习惯不同,冰鉴却喜欢手写,喜欢写满一个本子又一个本子的感觉。她觉得“在本子上写作,方便构思,也容易在一个宏观的框架下涂涂改改”。在《莫言水落星不语》许多章节下面,冰鉴都加入了自己的批注,有的是和读者对话,也有自己的创作心得,这些都让笔下的人物更加丰满,更有个性,也有便于和读者直接的交流。

大学的学习生活比较忙,可期末却是冰鉴创作的高峰期,正如在高考前几天还在写《莫言水落星不语》一样。“期末时忙才有紧张感,而且写作可以算是缓解复习枯燥的一个很好的方法。比如看美学看烦了,眼皮想打架,而这时心里就在想,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应该发生些什么了,情节应该怎样发展了,于是就不受控制地写起来了。”冰鉴调皮地吐吐舌头,仿佛依然记得当时忙里偷闲写作的愉悦。

 

小作家是这样炼成的

 

冰鉴“出名”之后,有很多家长都去找她的父母取经。在2007年冰鉴接受的一次采访中,她的父母说:“培养良好的人生习惯,顺其自然,因势利导。”

爱读书是她良好的习惯之一。

很难想象这样的场景:冰鉴出生45天的时候,妈妈便开始为她读故事;1岁多,她虽然不识字却能把倒着的书正过来“看”;5岁时,她看着书听妈妈读故事,妈妈漏一个字她都会眼尖地告诉妈妈“你漏字了”;小小的她有一次竟然在读《参考消息》;最夸张的是在小学时,父母有一次给她买了12本书,她一晚上就啃完了4本,妈妈惊奇地问道:“你是在‘吃’书吗?”

冰鉴从小就对书本爱惜有加,从不撕书,尽管有些与她同龄的小孩见什么还会乱扔乱撕。她酷爱读书,至今所阅读过的中外名著近百部,撰写的读书笔记达十几万字。她常常蜷缩在家中沙发读书,一读就是老半天。初中的语文老师见她有较好的课外阅读积累,专门为她在课上开了一个“老万讲名著”专栏,每周四的语文课,让冰鉴用课上20分钟的时间为大家介绍一本名著,很好地带动了班里的许多同学阅读名著。做读书笔记的习惯也是在那个时期养成的:“要为大家讲名著,总得自己多记一些东西,你不知道同学们会提什么样的问题。而且,还要给每次的名著简介起一个能吸引人的题目。”

“老万讲名著”的第一篇便是文学巨著《悲惨世界》,这是冰鉴最喜欢的小说之一。“雨果的美丑对照原则运用得特别好,冉阿让以德报怨的品质塑造得非常鲜明,让我特别震撼。”冰鉴觉得,西方小说比许多中国现代的小说要厚重,有意思。她从中也学到了许多写作技巧,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去。在《玉生烟》中,介绍“帽子头儿”情窦初开对萧叆有好感时,冰鉴写道:“我们即将走入的是禁地,尤其对于一个十六岁的男孩来说。……说来真有些无礼,我竟带领着好奇的读者来参观他的行为与思想,并没有跟他打过一声招呼……”第一人称的议论插入叙述的笔法像极了西方小说常用的写作手法。

受这些小说影响,冰鉴尤喜欢悲剧,也想写悲剧。“我特别想写悲剧的!可就是每次都狠不下心来。”冰鉴无奈地“批判”自己。

她喜欢顾漫的作品,喜欢顾漫温暖而细腻的文字,于是,她创作的故事也通常是过程曲折而结局唯美,充满青春气息

 

像一朵静静绽放的百合花

 

冰鉴是个小才女,15岁便成为了天津汉沽区作协最小的一员,然而,她的才气不仅仅体现在写作上。她5岁开始学习手风琴,演奏水平达到业余10级,乐理8级,曾代表汉沽区参加天津市政协庆祝建党80周年大型文艺演出,受到大家的好评。她自学钢琴,并为自己创作的两部文学作品谱写了两首钢琴曲和一首手风琴曲。在紧张繁重的学习之余,她还十分重视体育锻炼,尤其擅长游泳,蛙泳和自由泳能够连续游出2000米。

来到大学以后,无论是中文系迎新晚会、器乐演奏会还是校内艺术团演出或是到福利院慰问老人等演出,各项演出活动都有她活动的身影。她总是安静地在台上拉着手风琴,弹着钢琴,静静地像一朵绽放的百合花,温婉却灵动。而如此优秀的她却是一个极其低调的人。

2007年,初三的她在接受采访时便说,“我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现在出书太早了。”与一些主张“出名要趁早”的作家不同,冰鉴始终在不断地充实自己,努力做“趋向文学本质的探究”。冰鉴文风细腻而不矫揉造作,关注社会而不愤世嫉俗,低调地过着自己惬意的写作生活。正如她的舍友说:“冰鉴真的很低调,在宿舍里通常是安安静静的。当然,她也会偶尔抽抽风,发出各种搞怪的声音,比如学猫叫。”的确,冰鉴像是一只低调的猫咪,享受着在中青院的大学生活,她从不张扬,更不喜欢被吹捧为“名人”。

写写书,弹弹琴,生活平静而灵动,做自己想做的,这便是生活中真实的万冰任鉴。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