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一)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一)
发表日期:2008-05-14 作者:杜文辉等 编辑:杜文辉等 出处:葵社

 优秀奖(一)

 

炭与石头

杜文辉

我和你一样
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
在生活的炉边
怎样区别出炭里的石头

它们一样朴实
一样黑啊

它们干扰火焰
阻塞炉膛
还要说也在燃烧
没有烟
没有灰烬

等到生活的火热
烧去了它们的外衣
它们说
看  我多清白

 

快让我看看我栽种的那株向日葵

马燕(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7青少二班)

快让我看看
我栽种的那株向日葵
它在被盐碱烧焦的土中
生长,
枯黄的脸庞
终日忧虑的仰望。
明镜似的湛蓝的天空
禁锢在黑暗中的人
谁不翘首企望光明
乐曲时起时伏
色彩光怪陆离
生命悄然渐尽
消之,
一切生灵的命运
 
快让我看看
我栽种的那株向日葵
它终日朝着金色明亮的
阳光
人生犹如花朵的芳香,
轻风拂过处就是无处寻访
雨打在心弦上奏出的悲哀
忧郁的天空飘过多少
黯淡的云
漫漫的黑夜里
露水会悄悄浸湿脸庞
当太阳给大地第一缕光芒时
绝对不误了赶路
 
快让我看看
我栽种的那株向日葵
它迎着煦暖柔和的
春风
纵有千桃摇曳的繁华
不挽心中的眷恋
谁在残阳如血的暮色里
等待风起
谁在猛然流泪的浓雾中
撕裂记忆
谁又在预言着谁的明天
预演着谁的唏嘘——生,
当如向日葵般绚烂


佛祖

李文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7中文一班)

头重重的一勾
哦 我困了
庄严宝相啊 你的神经太挤了
我的小拇指悄悄勾起

满树的山楂果子啊
红漆漆 圆滴滴
谁的舌头不规矩
佛祖 原来是你

黄色的金身被丢弃
去寻访人间的欢愉
干净的鞋子上
早已跳上几粒污泥


太阳城心经

龙飞(中央民族大学)

一匹白马,从遥远的镀金的天边
驮来了信仰,
以及以后,一群人一生的泪腺。

祖先说的拉萨,
悬挂在太阳里的拉萨,
六道轮回里寻不见的拉萨。
他们就试着用一生去到达……

于是,满袋的糌粑在脖前悬挂,
满手圣洁的灰尘,
满心抖颤的虔诚。

流浪不止的是他们不经的微笑,
他们长头所及处,步步生出菩提和莲花,
在转法轮里,流淌着一筒迷人的酥油苦茶。

十万头牦牛感慨地甩开了白尾,
在泠风中淌一些倦怠的眼泪
和忧伤的涎水。

它们挥舞牛角,慢慢开始觳觫、顿足,
咬舌头撕扯禇红、杏黄,
疯狂地反刍龙涎、檀香……

不远处一对铁针扎心,
苦心疗养的针灸呀,然而
到达更深处只能是扭曲,竟扭成钓钩:
十万牦牛作了感伤的钓饵。

有一部分他们或者它们,你信吗,
静坐崖边,沉思千年,
待一头得道的兀鹫跳上他们的肩头,
在撕扯的刹那或能得以永生。


冬天很浅

辰函(北京科技大学)
转602校团委宣传部宋乐


冬天逐渐变浅
天空
鸟儿的翅膀收回
羽毛落下一地

湖水映照天空,逐渐下降
森林在湖水旁边如此高达
湖水那颗清澈的眼睛
并不倾心死亡

寒风吹过所有的树木
丰收后枯竭的土地
太阳在河床底部
苦于水的困惑

我只在地上
捡一些雪白的羽毛
他们从疲惫的鸟身上掉下
也来自无边的河底
那里,死去的庄稼树木
鸟群一直往南飞
无视它们的存在

冬天在浅河底变浅
冬天被鸟群的羽毛雪葬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