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二)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二)
发表日期:2008-05-14 作者:李乐乐等 编辑:李乐乐等 出处:葵社

优秀奖(二)

 

江南

李乐乐(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7外语一班)

        生在北方,却时常惦记江南。惦记江南黑白的容颜,如水的脾性,还有那巷口甜腻的香气和舟中夜半的钟声。
        惦念江南某日的流水,安静地绕过了几家的房舍,房舍中走出江南的女儿,衣裙上正绣着莲与鱼的花纹,引得数尾银鲤探出头来,做了一会儿好奇的张望。江南的人,不会像聪明的庄周与惠子,为了几尾游鱼的快乐与忧伤徒耗心思,这在江南,不过是最为寻常的景致。
惦念江南悠长的小巷,空气中满是湿润的米酒醇香,熏人欲醉,在此长留。也不知是哪家的石阶上,生着几片迟来的苔衣。又有红杏或是别的什么,误把几枝开在了墙外,惹得路人好一阵子遐想,墙内该是一位如何慵懒的妇人,在此刻对镜梳妆,又是谁把一枝桃花插在她的发间,人面花面,竟是一时分不清楚。于是,因了流言,小巷便又添几盒子脂粉的香气。
        惦念江南盛放的莲花,半塘子碧莲,因为贪睡,错过了游人接踵的时节。于是,今夏最后的一拢莲花,在这季最末的那个午后,悄然绽放。是谁又一次的浓醉,酣睡在藕花深处,醒来亦不肯争渡,只怕惊起那一滩月下的鸥鹭。这些个莲花,又会结出怎样的莲心,是不是依旧苦涩,为江南再增一味清苦。
        雨后的青石板上,行着一位挎着一篮子花的姑娘。她用吴侬软语怯怯地叫卖,软了山水,也酥了江南。篮子里,一枝夹竹桃半开未开,几捧海棠无香自笑,数朵白兰,两束栀子,恰好可以装点几户人家掩着的春色。只是,卖花的姑娘,明日的这个时候,你又会带着一篮子的江南,路过哪条小巷?
        桃枝渡口,有孤舟自横,江上烟雨朦胧。许是撑船的老人闻到了桂花糖粥的香气,摸了摸钱袋里的碎银,径自离岸去了,大概是经过茶楼时听到几段苏州的评弹,自然忘记了时辰。一伙孩童便遛入舟中,胡闹了一番,感觉无甚趣味,就悻悻地去了。只是急坏了要到对岸访友的子猷先生,只得低声咒了几句,连舟也不用掉就兴尽而返了。
        江南,毕竟有着太多的故事,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缝隙,都有可能滋生传奇与平淡。而这些故事大多是零碎的,溶化进江南的剪影里。来去从容的桨声,五彩阴沉的灯影,精致的油纸伞正缓缓撑开,伞下有那只见半面的温婉。白胡子老公公笑呵呵地打酒而回,燕子打着旋儿贴着水面一气飞过。酒楼二层的窗边,一桌子食客正细细地品味着江南,间或一两句笑语传到街上,这个多少显得沉寂的清晨便瞬间生动了起来。只是,我在江南的朋友,你会把江南当作一段故事装进信封,遥遥地向北方寄来一枝春色么?
        因为未见江南,我所以惆怅,又因为惦念江南,我所以欢喜。当春梅在江南灿烂如雪的时候,谁家半掩的窗口,飘出笛声悠悠,似断实续,隐晦雅致。于是,梅花便又落下了几朵,江南也又清瘦了一分。


沙里看雪

常奇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5公管一班)

        天空下沙了,我看到了风的颜色——些许颓废、些许零乱的黄。总会庆幸自己在这种时候不用出门,还可以放肆地躲在窗户后面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讲着电话,看着外面被风沙吹得扭曲的人和树,看着黑的、白的、蓝的车一点一点着上了统一的颜色。
        想来这大自然里,除了“沙”也唯有“雪”这东西可以让世界统一了颜色!
                                                     (一)

        07岁末的日子,北京出奇的,不冷!也许是暖气的缘故,也许是大自然的眷顾。
朋友来电话,老家重庆下雪了。从她欣喜的声音里,我能听出这件事于她是万分重要的。毕竟二十年一遇。她说醒来发现下雪了,十万火急的就往山上跑,好多的人,男的女的,六七岁的,六七十岁的,通通都往山上跑。
        她把电话拿远,我听到了小孩傻呵呵乐的笑声,听到了“咔嚓咔嚓”不停的拍照声,甚至还有人们沸腾的热情压断树枝的声音……
        听到了!下雪这件事情,于火炉中的人民都万分重要!
        叮嘱朋友用瓶子装点雪,因为我在北京见到我生平的第一次雪时就捏了个小雪人放在玻璃罐里。
                                                                                                         (二)
        一个朋友从湖南打来电话,劈头就开始哭天喊地,他说完了完了,下雪了,路封了,家回不去了,再过两天电也停了,饭也没得吃了,我想我死定了。我要是倒下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啊,我爸妈的后半辈子就拜托你了!
        我说放心吧,你死不了,绝对死不了。即使你不喝水不吃饭,光蒸发你身上那一百五十多斤的脂肪都得费好些功夫。再说,就是你想死,人家共产党也不会批准你去死。自己备好水和干粮,活着来见我!
        我佩服他在这节骨眼上还能耍嘴皮,也惊讶自己还能没头没脑的接上他的话。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说这些,也许是担心得有点心虚!为什么要说共产党?我不是党员,只是每次我周围遇上洪灾、旱灾、山体滑坡什么的时候,我就很想共产党来救我!
        电话已经挂断很久了,我还握着话筒迟迟不肯放下。是的,我的确还是很担心的!也许真的应该多聊一会儿,等停电了,我便是想联系也联系不上了。
        想来“电”这个东西还真是作了孽。没它之前,亦不会有先进的联络工具。无论是年迈的双亲牵挂远嫁的女子,还是善良的新娘期盼浪迹的男子,他们都深知这一离开便可能永远没了联系。所以一开始他们便努力把这思恋和牵挂埋于心中,与黑夜斗,与孤独斗,与相思斗,便也能坚强坦然地过好自己的生活。
        电给现代人带来了手机、电脑这般先进的玩意儿。人们能很容易的联系彼此。只是电力系统一旦崩溃,人们才发现,自己抗拒思念的能力原来那么的弱。那个曾经在电话里有说有笑,在视频里搞怪做鬼脸的活生生的人突然就整个消失了。电话接不通了,邮件不能发了,QQ也不能用了。
卷款潜逃般的感觉,往往会令人们抓狂。
                                                                                                         (三)
        来到食堂,要了一个油菜炒香菇,一两白米饭,两块七毛五,无意中还吃出两块别的菜里面的肉片。想着被封在冰窖子里的朋友和他的难友,估摸着他们那边白菜已经八块钱一斤,萝卜已经两块钱一个了,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
        电视上,每个频道的背景都是一片迷茫的白。真不明白,那温柔多情的雪到了湖南怎么就偏偏成了冷酷的冰屑了呢?是向人类炫耀自己的刚毅还是它的顽固?兴许它是一只受了伤的怪兽,心灰意冷,猛地伤口疼痛了,想要报复。于是施展所有法力,妄图把一切都禁锢起来,任他摆布。
        越来越多的电力抢修小队上山除冰。他们在电线塔上一点一点卖力地敲着、敲着。镜头并不能让我们看清他们每个人的脸,但无疑,他们的脸都写满了铮铮铁骨男子气。镜头从他们身边闪过,我发现他们的旁边都会有一面鲜红的党旗,高高飘扬,在那一片空寂的白色中格外抢眼。起初觉得做作,越到后来越觉得,在这冷酷的冰雪世界里,这一摸鲜红的旗帜是必需的,因为她能庇护每一个中华儿女,因为她有着和心脏一样温暖的颜色。
                                                                                                         (四)
        走出门,北京的天空简单无云,北风干净利落。
        兴许这北方的雪太好奇南方冬天的绿色才偷跑去凑热闹了吧!这些顽皮的雪孩子都是听着赞美和艳羡的话长大,都被宠坏了,兴许他们以为自己无论到哪儿,无论以哪种姿态玩闹都会受欢迎。
雪娃们犯错了,雪妈妈应该早点把他们拽回家的,打打屁股,告诫他们,南方受不起他们长时间的寄居。
        雪娃们总算是走了。路通了,电来了,一批人却也永远倒下了。走在校园昏黄的路灯下,我竟看到了天空中好几颗闪亮的星星。
                                                                                                          (五)
        朋友来电话了,他说他还好好的活着,还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一个年!
老家的朋友也来电话了,她说因为下雪,重庆好多外流务工人员都没能回家。她的爸妈没回,好多亲戚没回,好多在广东、南京的同学也没回。现在谁也不想下雪了。
        打电话给妈妈,我说对不起,春节也不回家。妈妈说,幸好你没回来,你要是回来被雪堵在路上了我更担心!
        想到了那些为了赶回家团圆堵在车站、路上几天几夜的人们,觉得自己很混蛋。
眼泪滑过脸颊,咸咸的!
        傻妈妈,北京到重庆的铁路不堵的!明年春节我一定回家,一定!

        07岁末的这场雪啊,比以往时候来得更猛了一些!没有人会没心没肺的幸灾乐祸。这大自然本就会轮回。下沙的时候我躲在窗户后看扭曲的路人,雷电交加的时候你亦躲在门后看淋湿的我。只要是心怀爱怜的“看”,纵使风沙暴雪,也会害怕得退让,风沙暴雪中的人们亦能感受到温暖,变得无比的坚强,更何况所有的看客还都为风雪中的人们撑开了一把美丽的小花伞!
挑一个感性的日子缅怀这雪让我们失去的,思忖因失去又意外得到的吧!我选择了在沙里看这世界!


中青序

边宇(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7中文二班)

        五胡废郡,四海新都。狂歌寒日,潇铗泣蝠。鹤唳燕山兮流月,麟啸易水兮冥竹。玉带争妍,紫庭竞秀。僧眠仙枕,客忘行舟。夜则华灯碍月,昼则飞盖妨花。雨润金街,梦老丹霞。萧萧然渐离青筑,瑟瑟然庆卿残匕。长歌一曲兮催木叶,秋思两竿兮飨征人。
        昌黎步江而嗟“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 魏武挽风而叹“冀州宁如此贞刚烈节之人”。岂不知昆山冗瑾,蓬岛繁葩,雄野钟灵,高岩毓秀。予观夫京华胜状,浩然天成。东望黄渤,西倚太行,南壤中原,北衔燕麓;腾蛟起凤,眠龙卧虎,神佛偶降,怡然失途。清旻皓兮白云遏,古木龄兮苍苔暖。帝子之州,而来千岁,淳圣威绝之大观也。
        乱世崇戈,靖世尚儒。北溟弓残,民心思古。夜雨无声,庠序笋出。尧风淳淳,万海仪服。皇城金水之向,仙宿纵驰之所。醉澄虹,老清蟾,携暮雨,逗金凰。诗霭阴晴不散,龙光晦明无颓。执衡者以为灵地,恭营上院,以植巨木。
        既曰灵地,玉壶仙巢之谓。燕邻万寿、法华二寺,沐禅香以悦性,聆晨钟以涤心。寂寂浑然悲喜,漠漠泊然死生。佛殿飘红,自在幽篁;杏坛浮墨,空老松胎。至若烟雨空濛,泥馨甸娆;蚓蛰蝶倦,兰蓑渺渺;寒钟欲湿,冰蕊欲凋;青灯黄卷,半倚芳桃。又有绿水多情,名曰昆玉,汀芷染雪,顾盼生奇。仁耶?智耶?总是西流之水。尝闻“为听雨声倚芦苇,平观山色逐芦花”,此乃顿悟之语。上院闲卧此间,境臻空灵矣。
        天地悠悠,造化至善。此院始开,四帝纷转。内有纤亭危台,冥迷左右;白石碧泽,相顾不厌;颀槐琅玕,沾衣而歌;玉兰金柳,拂面而和。春则燕语雕梁,小白长红;夏则飞霖涤轩,明蓝暗紫;秋则流木妆阁,浮金沉苍;冬则霜禽窥人,装银裹素。若夫月隐芳菲,天河倒泻,置宣徽于斗室,望茗烟于天涯,飘飘幻鹤幻蝶;而或晓雾溟涬,琅嬛恍恍,拨冰弦于香径,啸悲歌于平沙,昊昊惊雨惊风。三秋之日,碧天如洗,丹柿偶点朱砂,银杏意染黄云,间伴雁字横斜,松针疏落,绝胜丹青铁划。上院之雅,一至于斯。
        纷有外美,无简内能。是院自圣竣于今,荏苒两半甲子,桃李萌馨,馥醺九州。缥缃万卷,鸿儒千重,敦学之风未敢稍易,崇师之德不曾轻歇。师则化雨,徒则立雪,行则坦坦,言则凛凛。威重并生,雅望同举,木倚天长,剑饮霜流。桃杏之月雪絮堆烟,无才穿庭。途有圣贤盈耳,奇术塞睛,冥顽亦感教化。其间皓首穷经,唯恐失于妙道者非稀。暮景回望,方知天地之博。
        先贤筚路蓝缕,遗此芳林。后者遐思,恨不偕时。兰亭之会,梓泽之游,神也翩翩,绪也稠稠。聊吟故日,意揽星舟。锦中青上院兮,海天同俦。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