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三)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三)
发表日期:2008-05-20 作者:苏鹏辉等 编辑:苏鹏辉等 出处:葵社

三等奖:

 

梦里飘雪

苏鹏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5公管一班)

一天的匆匆
止步在灯火阑珊处
带着倦意潜入睡梦中的甜蜜
梦里面有着整个的冬季
天悠悠然
嘴角上挂着略显哀愁的笑意

老北京的信鸽
结伴流浪在天的近旁
那台高高耸立着的机械
梦里依旧隆隆地工作
那崭新的图书馆
不知何时才能建成?

叶子与树诀别
仿佛已是久远的事
光秃秃的枝桠
常曳着长长的寂寥背影

冬天里的梦
和冬天一样宁静得出奇
所有的生命都变得成熟起来
凝神伫立
却再也不愿多说一句
它们仿佛在等待
在等待着什么美好的约定
所有的生命都屏住了呼吸

星光随着朦胧的流霞渐渐远去
却有着那一瞬间的闪闪烁烁
而晶莹的色彩 那履约的雪花
朴素得华丽非凡 悄悄地
来到了这个世界

雪花执著地
装饰着这片过于寒冷的土地
她落在枝桠上
不多时就给树裹上了
一偎依的明丽
她停在了房子的顶端
仿佛一慈柔的温暖
她拂过大地里的每一个角落
吟唱着生命的颤悸与密语
那天国里孩子的歌词

梦里的雪
她本来是冷冷的尤物
却为何暖和了灰色的国度?

梦 消逝在熹微的清晨
我睁开了朦胧的睡意
却惊讶地发现
梦里的雪
已飘荡了整个世界
……


半分钟准确刻度

邵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5社工一班)

一行无聊的字  塞满了三环的主道
骄傲的红灯  在一边狡黠的笑
行人的表情  卡布其诺  的有些微妙
还未睡醒的路灯  在思考
昨夜的风景  秋天的信号

尾数是  五二零  的车牌号
或许该  在立交桥的南边转弯  西二区的小巷
加油站里的情绪  全部引爆
引擎的转速  金属摇滚的左声道  一起停止的讯号
和弦铃声  的吵闹  是不是  有点早
方向盘上的岁月  泛滥在  自由主义的思潮
水箱里的承诺  全部蒸发掉
挡风玻璃外  的温度  急剧下降
数字停留在八十迈  的时间  刚刚好


偶遇(《在路上》再版之际)

无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6新闻四班)

两个骗子,美妙的结合
我心存忧伤和诗意
于是你毫不犹豫上了当
待春暖花开
我们向地平线进发

呵,美妙的自由之夜
除了圣洁的人类
我紧紧将你拥抱
黑暗中,透过你肮脏的灵魂
我久久陶醉
黎明还在山那边呢

时间似乎依然停留在昨夜
你狂欢的气息已在烈日下飘散
靡丽的城市之都
永远倍感亲切
你发疯的咆哮
唉,一个神圣的傻瓜

游历结束了吗
啊,我们不能怠慢脚步
虔诚的朝圣者,伟大的疯人院
继续前进!

道路就是生活


大街上——

黄剑(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5中文二班)

大街上,这些黑色的雨伞
拎去一个个湿淋淋的背影

一排冰冷的骨头在墓地里静静竖起
隐没在亡灵般闪现的白幡里


彼年安好

刘淼(中国青年政治学院07社二)

        彼年如斯,安好如初。
        我带着当年绘制的幸福的地图,寻访彼年的安好。
        还是当年逃课偷翻过的后墙,最矮的一处,藏在墙角的砖,四块,踩上去,先递了书包出去,就可以坐在墙上了,墙外是废弃的篮球场,很软的土地,轻轻一跃便可以轻巧的落在地上了。
        拍拍手上潮湿气息的泥土,大摇大摆的就沿着学校的后墙走到了邻街。是无来由的开心,即使都不知道要逃课出来干什么,也是这样子满心欢喜的走路,蹦蹦跳跳,只是自由,也是一种飞翔的快感。就像你曾对我说过的一样,逃课出来,一个人只是不停的走路,专心的走路,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也是好的。
        我若重新从这里翻入,是否就是当年背着书包校服肥大的样子?
        不,不,不敢进去,打扰那些安好的彼年。
        当我坐在公车经过这里的时候,放学的孩子们鱼贯而入,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却也只是与我无关了,再没有了熟悉的人,熟悉的声音,连自己都离开,亦无法打扰。
本不该,来打扰你的安好,我的寻访本没有意义,只是想看看当年美好的样子,才不会
对现在的样子太厌弃。
        是要你知道,还是安慰自己,彼年安好。你不在的彼年,安好如斯。
        可是到如今仍旧无法责怪。情之一字,终只是可死而不可怨。你是闯入我生命的一道阳光,融入我的生命,转身便带走了我生命中所有的阳光。
        你留给我的都只是这漫漫长夜,冬天最漫长的黑夜。但我不想逃离,不想躲闪。为了你而学乖的样子,不做逃课的坏孩子。无论这长夜如何绝望的疼痛,我也会乖乖的在这里默默承受。当初在食堂被同寝女生笑,吃完东西总还要看看还有什么好吃的,仿若是故意和自己过不去,自虐得要形成鲜明的对比。到如今原来仍旧是如此执拗的自虐,看看彼年阳光温淡岁月静好的样子,仿佛才能更鲜明的衬托出这冬夜的冷暗。
        别再与我说有关幸福的事情。是你还是这无比延长的黑夜教会了我不期待,亦不会彻底的失望。若本就是绝望,就无谓更绝望。
        我绝望的来探访彼年的安好,却无意打扰。与彼年的安好擦肩而过,仍旧是此岸的宁静安好。我答应过你的,我要好好的。
        这是我能为你做到的底限,关于幸福,无能为力。
        彼年安好,幸福的地图却已然遗失。我无法再对你说,你不来,我不老。彼年已是彼年,我终究在此岸仓惶而呼啸的苍白老去,看着彼年的你仍是明眸皓齿。
        仿若彼年五月的樱花雨,就算转身,亦是惘然。


独白
              ——樱桃·木偶

折子(北京科技大学)

一秒一分是愁。
一时一日是殇。
一日一年是断肠。
一岁一生是惘然。
一丝一寸月楼独照孤影。
一缕一点泪渍空洗失落人。
——题记

  樱桃——
“天平的两端,总是不会平衡,付出和回报不会完全等同。我知道,上帝永远也学不会公平。
我经常受伤。经常,经常。几乎是每一分每一秒。
找不到哪个智者可以为我指明方向,我从他们那空洞无光的瞳孔看到的只是无奈和不屑。
我厌恶身边的每个人,我不愿意和他们说话,也不愿意和他们交往。
我只会把所有的心事和忧伤悄悄地放进心里,藏成秘密。不为人知的秘密。
害怕有人看痛我的伤,所以我藏着自己,把自己装进一件厚厚的衣服,把自己隔离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放纵自己所有的思绪和情感,一个人,蜷缩在墙角,孤独地,默默地哭泣。
哭泣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一个人,跟我一样,哭得很伤心,很难过。
于是,我们一起哭泣,到天明。但我不知道她是谁,也许在梦里,也许在墙的那头。” 

  木偶——
“他们都说我很快乐,我很爱笑,妈妈说我是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每天只知道笑,笑个不停。
我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他们陪伴在我的身边,保护我,照顾我,不让我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可我不明白,每次他们围着我的时候,我的心里怎会有莫名的疼痛,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在天地间漂浮不定。
我好害怕,害怕有一天我会摔到地上,摔得粉碎。
有人说,美好而精致的东西总是易碎且易逝。所以我总是无端地忧伤。
我孤独,是的,我孤独。
当他们都围着我的时候,为什么我会感觉到孤独。
冷,是的,很冷,就像是下了一场无名的雪,席天盖地。
每个夜晚,我会用意志的指间将昙花花瓣轻轻地剥落,一片一片,扔到水里。
然后,我就开始哭,哭得山无棱天地合。
哭的时候,总感觉有个人在跟着我哭泣。我哭,她也哭。
我想,是不是在潮湿的墙角藏着一个幽灵,而且,她读懂了我的忧伤。” 

  樱桃——那天,阳光很灿烂。
木偶——那天,天空很晴朗。  

  樱桃——我到了一条美丽的小溪旁,我脱下鞋子,缓缓地走进水中。冰凉的水浸入我的皮肤,敲打着我的灵魂。我决定到天堂寻找快乐。
木偶——我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边,我脱下鞋子,慢慢地走进水中。我呆滞的眼睛望着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悄悄告诉自己幸福不远了。  
樱桃——我看见了小溪的那边有个人,我看见了她无神的眼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听到她说,我要找天堂。
木偶——我看见了小溪的那边有个人,我看见了她扭曲的面孔,有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听到她说,我要找幸福。  

  樱桃——我哭了。
木偶——我哭了。  

  樱桃——我看见她哭了。
木偶——我看见她哭了。  

  樱桃——我突然感觉她在陪我哭。
木偶——我蓦然感觉是她陪我哭。  

  樱桃——我的身体在下沉。
木偶——我渐渐失去平衡。 

  我们一起沉了下去。这时候,我们相视而笑。那一刻,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孤独,一种是单身一人,且无人陪伴,另一种是众人相拥,却格格不入。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不会再孤独,因为我们要去寻找幸福。也许,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也许,叫做天堂。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