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四)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四)
发表日期:2008-05-20 作者:邱启轩等 编辑:邱启轩等 出处:葵社


二等奖

 

回滕州

邱启轩(北京理工大学倾向文学社)

我在低矮的屋檐下静静思念长辈
他们被埋葬,汇成地下之河
子孙在远方啜饮井水,思念另一个远方
看到那些瓦硕和旧物的暗光,我想起童年
如秋风吹拂的河畔,那白花花的芦苇
读书的少年有一些功名显赫
有些已如连绵的山峦,卑微而普遍的石头
我和陌生的姑娘相遇
我多次写过她,她曾那样深爱我
沉迷于蓝色的月亮和火红的柳梢头
我在街角看见卖菜煎饼的老太太
她一生只深沉地爱着粮食和儿女
我曾叹息尊贵的客人,也试着
将生者的艰辛遗忘在夜的黑暗池塘
如同蓝莲花下的青蛙将哀歌遗忘
我遇到无名的植物、河流、云朵和婚礼
并因此写下平淡的、蓝色的或思索的诗行
我也在大理石上刻下名字和玫瑰花
我感到自己的时光涓涓流淌
已如此迫近死者汇成的大河
哦故土,回一次少一次
少年钟情远方,那里的虚无充满秘密
老人默默回到简陋的庭院
将大地之镜擦干净
收藏天空山川之像,接纳死亡
生者从未抵达镜子的背面
在镜子背面,所有的死者都如此相似


我只愿当个傻孩子

仰柳(中国人民大学培训学院新闻专业大四 太阳石文学社)

只有抛弃一切
才有希望
那么,我只有当个傻孩子
从九月开始悲观主义

从九月自南方走来一朵百合
满怀心事为我开放
缺少水肯定不会完美
傻孩子在深夜补上一只蝴蝶
我们开始流泪

我相信一切
墙根下的韭菜,田野的炊烟,有村庄
一切流泪的痛和幸福
我相信英雄
相信英雄的寂寞
以及他的马和红颜
那么,我先是一个傻孩子
我也相信一见钟情
因于九月的一朵百合

我丢掉所有的衣服
所有的森林
但我不认为是丢掉,是换来
我睡在南方的稻田上
百合躺在耳洞里搂着我
你这个傻孩子
——我只愿当一个傻孩子

无所谓的
反正我已聪明多年


最后的诗(组诗)

古藤纤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某日素描

就平原而言,
这里的视野堪称辽远
但远眺为时尚早
窗外一片灰蒙

你穿好衣服,
坐进梯式靠背椅里
将满屋的睡意抛在身后
凝视晨雾中第一抹黎明,
等待窗外的世界现出分明

记忆跌入深谷
你看见家乡熟悉的原野
那些童年的地方
河岸、草地、胡桃树, 还有
赶着羊群从晚霞中走来的父亲

牛蹄踩踏尘土的噗噗声
渐行渐远,渐弱
消失在蝈蝈儿和青蛙的怀抱
你猛然拉回思绪
窗口成为冰冷的铁面

牧草已经泛黄
稍远处低矮的黄色山脊层叠绵延
你想着教堂里那个牧师老迈
滔滔不绝的历史会不会断流
如那齐腰断去的竹

你一直在找一个舒适的姿势
直到窗外的黄昏变成乌色的炭
成堆的纸张飞起来了
糊住你,
描摹一个雕塑


奶奶的树的牙

三个半

奶奶有一棵树
种在院子的一角,池塘边上
没事的时候,她坐在树下乘凉
说,树是爷爷种下的
那一年,她才十八岁

奶奶有一颗牙
藏在枕头边上,首饰盒内
没事的时候,她捧出来看看
说,牙是小时候换下来的
那一年,她才八岁

种树的时候,他们刚结婚
爷爷说,树长多高
他们在一起就有多久

换牙的时候,她刚在新衣服上蹭了泥
妈妈说,只要把换的牙扔过屋顶去
新的牙就永远在嘴里

奶奶说,
她一辈子坏了两件事
砍伤了年轻的树
藏起了换掉的牙

讲完这些
微风就钻进了老黄狗的鼻孔
尖利的喷嚏揉碎了一池的清水
树,已结疤
牙,已掉下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