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五)

“五月诗会”获奖作品展示(五)
发表日期:2008-05-20 作者:麦岸等 编辑:麦岸等 出处:葵社

一等奖:

 

麦岸

飞,是多好的事情呵
像露珠在草叶上打滚
稍不小心就要跌个粉碎

而水,以雪片的姿势
有时是雨,有时冰雹
或干脆躲在云里面飞

飞,是多好的事情呵
像在山顶,闭上眼睛
张开双臂,就来到湖畔

飞,是多好的事情呵
像我们唯一的某次飞行
却笨拙地没有飞起来

 

以数字之名

尚彤飞(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园艺07二班)

  那些一直经历着的数字。
10,9,8,7,6,5,4,3,2,1。

  “1”。属于我的一个人。
     自行车号曾是1111。单身节。很喜欢。
    “1”总是简单而快乐。没有繁杂和纷扰。一个人,一颗心,一条路,一辈子。不用曲折而迂回地给予温暖,只等你的一句话,一个眼神,然后我就会奋不顾身地随你奔向无论天堂或地狱的未来。

  “2”。二月。遇见奇迹。
2007年,那个寒冷的2月。站在雨里,曾经遇见奇迹。
是记忆错位,还是前世缘分。看见你的时候,宛若旧相识。丽江那些纯粹的美,着实将我打动。我在一场温柔而混沌的梦里,迷醉。他唱“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我什么也不懂,所以站在原地不动。
之后在人生最浑噩的岁月,这个寒冷的2月成了心里最坚定的支柱。再之后直到如今,我终于想不起你的脸了。

  “3”。没有翅膀的飞翔。
3,像一副单翼。曾信誓旦旦地说,我是可以飞翔在蓝天的猪。可是始终,我被囚禁在这里,折断了翅膀。我无助地守在窗口瞭望,是你,给我力量,带我飞翔。在你温热的掌心,我看见天堂。你是我落单的翅膀,我愿意为了这场飞翔深深地堕地。

  “4”。四月。爱殇。
     生于阳光温暖的四月,傍晚九点一刻。于是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却有着无以消逝的忧伤。于是,白日充满活力希望,夜幕降临黯然神伤。
有些感情,在没有长大成形的时候,就注定了不会生根发芽,注定不会开花结果。这些或许是我们事先都知道的,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场爱就不会发生。爱殇死,泪无声。
“5”。午夜,销魂。我,还有那个你。
     惯了自己很久的陋习。在11点时候爬起来写日记。夜的魅力就是让一切动物变得无比感性而脆弱,然而我是它最忠诚的拥护者。总是在午夜时分蜷做一团,窝在被子里,想一些很细碎的画面。比如每个人的眼神和微笑,亦会出现幻听,很多不同的人叫我的名字,声音连绵而含混。然后梦里会恍惚地出现凌乱的画面,醒来就记不清楚了。
     我一直在寻找梦里的那个人。你在哪里?
     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以第二人称抒情的坏习惯。每个片段里的“你”都不同,有真实存在的,有虚拟幻想的。亲爱的你,到底是谁?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是谁的……

  “6”。六月。凤凰的挽歌。
     这或许是这一生中最压抑最孤苦无望的一段时日。我倚着墙角,蜷抱双腿,哭得没有声音。面前是一条大雾弥漫的路。看不见终点,亦回不到起点。我一直问你怎么办,你始终没有说话。你拉着我的手站在风中,我听见凤凰唱着黑色的挽歌。
     龟壳似的世界,没有阳光的年代。最华美的岁月,最残破地废弃。炎热粘湿的夏季和狭小窗户外面,树上烦躁吵闹的知了。笔尖和劣质的纸张摩擦发出的“刷刷”,淹没在无声的叹息与挣扎里。我不停写着绝望和哀伤的手指和凝视远方没有焦点的眼睛,你没有表情的脸上的浅浅酒窝和手臂里迅速坠落的泪水。两张并排码放的课桌,不屈服的铅笔字,含混不清的英文语句和感情。
     当我罗列这些现已名为曾经的记忆,终于想起,你已不能守在我身边了。

  “7”。自欺,欺人。
     我们总会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情。比如站在没有人的山顶,放声呐喊:我爱你,我那么那么爱你。比如蹲在海边的沙滩上,用力刻写:我恨你,我那么那么恨你。
     有太多时候,我们告诉自己:还好,一切都不是太糟,还来得及挽回。可是事情已经到了瓶颈。当我的短信你不再回复,当你的一切我不再提起,故事便已经就此终结了。不必宽慰自己说,我们还是朋友。不必自欺,欺人。

  “8”。捌。再见了,我的爱。
     8注定诠释了别离。不仅因为“bye”的谐音。中文里大写的八是“捌”:挥手,作别。
     记得初中学《错误》时候,我还嬉笑说:“我不是龟人(归人),只是忍者。”(忍者神龟)现在读起郑愁予,觉得无限伤人。你不是我的归人,只是过客。所以你留下的美好,柔情和伤心,痛楚,都统统应该划到过往,埋入土,长出曾经。
     你走的时候,我抬起沉重的手臂,说了再见。再见,到底是指再次遇见,还是再也不见呢。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我始终没有勇气去拥抱你,就让我这样没有声息地从你的生命消失吧。我在胸口划了十字,要你比我幸福。再见了,我的爱;再见吧,我爱你。

  “9”。九月。分别,聚首,然后再分别。
      当阳光不再炙热,当笑容不再张扬,当你我要说离别。我们在茫茫人海相遇,错身,离开。某年某月某一天,再次遇见,记忆被唤醒,我想起曾经,还有那么一个你,横亘在我生命里。
     九月。还未开始,既已结束。
     我们短暂的聚首,经不起漫长的离别。当你和我以两个无穷小的粒子身份被播撒在这个庞大的世界两端,如果至此失去联络,你说我们还能再遇见吗?那时候,你还能记得我微笑的脸和忧伤的眼吗?
     我站在原地。等你回来,带着温暖或者伤感。等又一场聚首和离别。

  “10”。终结,起始。十年一场的轮回。
     10。到了尾声,到了终点。到了序幕,到了初始。
     数到10的时候,一切又重新开始。
     我总是以为,十年是一场轮回。我站在19岁的舞台上,怀想十年前的我,是以怎样的姿态在这个世界上放肆叫嚣的。或许那时我还不是乖戾的小孩。从1998到2008,我到底途径了怎样的人生,连我都讲不清楚了。像是一段空白,没有人可以为我填写。
     十年,是一段多么冗长的沧桑。我信手去寻找曾经的美好,只抓来少得可怜的残碎记忆。十年以前的你,在哪里?我光着脚嬉戏的水坑里,可曾留下你的印记?我用粉笔涂抹的墙壁上,可曾弥留你的背身?我捉过的那只小蜗牛,有没有爬过你的鞋子?我坐过的那个小石凳,有没有沾染你的气息?陪我长大的树和花,风筝和小鸟,你想念过它们吗?我呼吸过的空气里,究竟还残存多少你吐出的二氧化碳?蓝天里的哪一片云,映照了我的脸,又映入了你的眼?然而十年之后,我们又会栖身何处?沉溺在谁的一方怀抱或是拥着自己漂流不定的心。
      终究一切要重新来过了吧。我在冥河里撑一只孤舟泅渡,守候着这些屈指可数的温暖,等待下一遭轮回里,你我的相遇。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