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校友专栏 >> 王瑶:率性而为 随心而行

王瑶:率性而为 随心而行
发表日期:2012-12-05 作者:赵甍源 编辑:吴桐 出处:中青新闻网

/记者 赵甍源


你记得她那熟悉的声音吗?“爱静谧,爱深邃,爱激越!爱我的声音世界,爱你的音乐盛宴。爱乐,挑战你的听觉……”校园广播里,她那甜美声音如同冬日温暖的阳光。

你还记得五月诗会《在水一方》话剧里的那个白衣女孩吗?“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优雅的钢琴伴奏,舒缓的旁白穿插,清秀的容颜里透着灵动。

“虽然有时候很凶,但她仍像仙女”,“表面很强很文艺,其实是哥们儿一样的真女人”,“相对文艺青年的‘入世’来说,她是琐碎世事间成功的理想主义者”……她为人率直而情感细腻,恰似冬天的火焰。

和她坦诚地聊,看她爽朗地笑,犹如熟知的老友。

她就是07中文2班的王瑶。曾获2008年第三届京津高校模拟新闻发言人大赛一等奖、首届剧本征集大赛特等奖、明国奖一等奖学金、综合素质奖学金等多项校内外奖励。

真性情

王瑶曾是广播台、话剧队、艺术团、系学生会文体部的骨干,播音、创作、表演、弹琴、辩论样样精通。在不少人看来,她是“潮流的文艺青年”,而浅聊几句,你一定会更加认可——她是个真诚率性的性情中人。

她从不吝啬表露自己的情感。9岁的某天,她一个人在看《堂吉诃德》,笑得在地上打滚,震撼于中世纪骑士的思想行为;19岁那年,她毫不犹豫地报了中文系,期待系统而专注地读书;21岁的某天,她在校图书馆读川端康成的《古都》,感动得直掉泪。她喜欢叔本华,对这个持悲观主义的精神贵族在哲学中寻求幸福的智者,她不加掩饰地说:“叔本华,我喜欢你!”某个寒冷的冬夜,熟识的朋友突然收到她的电话,她激动的声音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我现在在听汪峰的《春天里》,感动得要哭了!”朋友隐约听到汪峰唱出希望的沙哑声音,强烈地感受到电话那端汹涌着的感情,不由得受到莫大的感染。“有书看有琴弹有衣穿有地儿睡”是王瑶简单的幸福观。

她对艺术的感召非常敏感。进入艺术团合唱队后,王瑶更是时常被美妙的声音感动得无以复加。为了这种感动,她曾“为艺术豁出去表演”了一回比所有疯子都“疯”的疯人院管理者。起初这对内心传统、从未学过表演的王瑶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可面对大家的信任,她勇敢地挑起责任——白大褂、冲天辫、扎花头,笑得很神经质,疯疯癫癫地为艺术“献了身”。时隔两年,王瑶依然没有勇气去看当年的纪念碟,但谈到这段“越轨”的经历,她说,“这是一个约定,一项承诺。即使观众或许并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但我明白必须这样做——我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做好。”性情中人忠于承诺,也愿意为承诺作出牺牲。

她说,善良也是一种力量。她努力寻求朋友间心与心的关联,这种关联留给人很远的感动——节日时捎一张小小的卡片,见面时给一个暖暖的笑容,外出时说一句贴心的问候,每一点滴的温暖传达都饱含着她的真情。“其/我们的成长是彼此互相成就的。我会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及时告诉朋友、同学,“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成长有多么快,而我是多么欣慰和他们一起成长!”为了广播台的师弟师妹,她会为之积极推荐实习单位、及时指正过失、热情夸赞鼓励……当别人感动于她的付出,她则会更感动得失眠。“这些都是我尽自己的能力应该做的,一个人活在世上,总应该尽力得让自己周围的世界变得更美好一些。”不少人觉得“她不漂亮,但一接触就发现她美到骨子里”。

“毕业了,在这个时刻,你第一个会想起谁?四年,还有什么能比时间更重?还有什么能比梦想更美?还有什么能比一起追求梦想的友情更深呢?”2008年广播台的毕业专题节目中,王瑶曾这样满怀深情地说。三年后的今天,她也站在大学的尾巴上,反思身边那些历历在目的感动。“在我周围潜伏着许多星光熠熠的“牛人”。我觉得相遇是件郑重的事情,也许给别人的印象中我获得的奖励和名誉很多,然而在我记忆最深刻的,是那些读过的书和那些遇到的人。”她期待心与心的沟通,真诚地反思自己——相比朋友胡姹,知道自己不够认真;提起同学邱晨辉,会意识到自己的理想主义太纯粹;她还知道在关键时刻,广播台的同学一定会在身边……在不断的观察与反思之中,她知道了自己应怎样做——“隐形穿梭在人来人往之间,安安静静地读书写字,日子有宁静的美好,内心要有清晰的坚持。”

“内心要有清晰的坚持”

王瑶来自有“北疆明珠”之称的满洲里,中俄蒙交界的地理环境培育了她能歌善舞的艺术天赋。从四岁跟俄罗斯老师学习钢琴的王瑶现在已达到钢琴业余九级,这是中央音乐学院业余钢琴考核的顶级水平。

“其实,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很多时间在钢琴和书籍的陪伴下度过”,谈及“她很能折腾”的评价,王瑶说,读书是她成长的主旋律。说起弹琴缘由,王瑶思索再三,说,“因为它一直在那里,我觉得它属于我。”王瑶喜欢鲁迅,这个认识到自己悲剧命运的斗士,让她深刻地体会到应当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人生——“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就像每一次练琴时的绝望——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但仍要在无终极的练习中坚持下来。话剧队指导老师陈敏琴的办公室有两把钥匙,其中一把就曾经在王瑶的手中。为了老师“于情于性的信任”,她心怀感恩、忙里偷闲,常常在没有空调的排练厅练琴练到凌晨。钢琴是她成长的伴侣,每一曲都记载着她的历程,也提升了她的真性情。

2008年中文系的“五月诗会”举办之际,当时在系学生会文娱部做干事的王瑶大胆建议把诗歌“演”出来。从人物构造到剧情发展都是初入大学的王瑶亲手“操刀”,她为《诗经》中的爱情经典设定情景,用两个姐妹的人生经历表现古典爱情之殇,甚至创造性地运用蒙太奇的手法,把分离两地、互相思念的孟姜与杞梁打破时空界限,使其同时出现在舞台上诉说思念。和着她舒缓有致的钢琴伴奏和点睛的旁白,不少观众被感动得流泪。《在水一方》首场演出大获好评,成为话剧队的保留剧目,王瑶也因此成为话剧队“特约外聘编剧”。然而,其背后的辛酸只有王瑶自己知道:起初的对话旁白全是文言文,经过十几次修改成为半文半白,创作阶段她时常凌晨两点才睡。

已经大四的王瑶回忆起这个“至今最有创造性的作品”时,仍心生感慨。“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当初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但只要有想法,我就说服自己一定要坚持去尝试。”

做好成长的“加减法”

“现在能不能把你的梦想告诉我,无论是什么,它已经得到祝福……”昏暗的直播间里只开着一盏小灯,音乐从耳机缓缓流出来,王瑶舒缓地分享自己的音乐和思索。她一改以往校园的广播风格,添加了不少“风格诡异”的音乐,让人不由得爱上这个声音。广播是理性地分享情感的一个平台,而感性地表达更增添真实的味道。

王瑶也曾充当攻击性极强的三辨驰骋辩论场。大一时,她代表中文系参加与公管系的新生辩论赛,评委点评时说“正方用情感的洪水冲垮了反方理性的堤坝”。因彼时的情感过于激越使王瑶的语速增快,快到常人无法听懂她在说什么而遭到观众哄笑。这次辩论会后,她开始反思——用什么样的表达方式才能使对方迅速了解自己的意思,她发现,只有内心安静的人才能于情于理服人。于是,王瑶在参加“第三届京津高校模拟新闻发言人大赛”时,对手滔滔不绝地陈述观点,她却不阐释不解释,三言两语点中本质,深得评委秦刚和沈冰的夸赞,并荣获新闻发言人大赛一等奖。

从主播一步步成长为台长,王瑶珍藏着广播台的每一次感动和欢乐,也见证了广播台三年的壮大和辉煌。为此,她却放弃了2009年芙蓉王的申请。“当别人认同广播台之时,就是我们申请芙蓉王之时。我们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提升影响力再去申请。”于是,她带领广播台推出招新特辑,用声音伴随新生报到,结果是迎来一片赞赏;换电脑、麦克,建立短信平台寻求播音反馈,引领广播台稳扎稳打,使广播台的影响力不断提升。

大三做台长那年,王瑶放手把舞台交给部下,也勇敢地去承担后果。现任台长杨艺当时就曾问她,“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们,就一点都不担心吗?”王瑶则说,“既然我把事情交给你们,就高度地信任你们,你们有把事情做好的责任。”王瑶总把信任看得很重,“信任就是责任,正是这些信任激发了我的责任感,而强烈的责任感也增进了大家对我的信任。”

在每个成长阶段,王瑶在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后就为之做“加减法”。成长起步阶段的王瑶对一切事物充满好奇,于是在做“加法”摸索,尝试了很多领域,大一用自信证明自己可以,大二初露端倪拼命折腾,大三勇于承担责任走向“领导”位置,大四收敛锋芒潜心钻研学术,同时,课余生活也开始做减法,逐渐减少表演、辩论、广播、唱歌,现只剩下沉迷于读书的她。“中青有足够的平台给你选择,你需要有足够的勇气来理性选择,不要欺骗自己的感觉,慢慢地走,你就会收获真正的自己和成长。”

王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放弃努力的方向。不少学弟学妹用仰望的姿态看她,王瑶却说:“‘太过完美的崇高和太过下贱的卑鄙都是值得怀疑的’,我只是普通的一名学生而已。

“君子不器”是王瑶渴望达到的境界,她也在多才多艺中有舍有得,准确定位自我;天下至柔、攻坚最强的水是她欣赏的坚持,她也在努力中学着坚定隐忍:她在用生命践行着她的追求。

这就是王瑶,一个懂得坚持和舍弃的性情中人。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