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之名.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源 >> 推荐文章 >> 刑小群老师给2006届中文系新生的话

刑小群老师给2006届中文系新生的话
发表日期:2006-09-14 作者: 编辑:刑小群 出处:

新生贺词


       2006级中文系同学们,你们好!


       首先,我代表中文系全体教师,欢迎你们。由于你们的到来,使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文系第一次进入四届同堂。这是我们系全体师生等待已久的一天。


       我们系,虽然是全院最年轻的系,但我们前三届学生,已经初创了良好的学风,加上你们的到来,我们对中文系的发展信心十足。进入这个大家庭,你们将会感受到:总有一些榜样能够引领你们进取;总有一些关怀让你们感到暖意融融;总有一种精神让你们难以忘怀;将来总有一种回忆,让我们泪流满面。请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下面的话,我就只能代表我自己了。


       每当看到一年级新生一个个质朴期望的眼神,一张张洒满阳光的笑脸,总是给我带来莫名的感动。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挥之不去的忧虑。因为我已经看到学生中较普遍的现象:一年级真纯,二年级迟疑,三年级疲惫,四年级世故。我不免想到,将来你们能不能跳出这个循环?我本来应当对你们寄予信任。但我不得不说,当今的社会风气,当今大学的校园氛围,是普遍缺乏理想和比较功利的。如果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大学校园里到处可以感受到理想主义的激情,感到探索未来,改造社会,激动人心的东西总在前面召唤着,那么现在,这一切已经远去。不少学生们过早地在困惑面前止步,在怀疑面前失去积极向上的生气。


       你们来校以前,面对高考的沉重压力,在压力面前,你们只能别无选择地拼搏。当你们收到录取通知以后,想的可能是如何在四年以后考上高一级的学位,或者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你们的家长,你们的亲戚朋友,你们过去的老师,也对你们怀有这样的期待。这些愿望,这些期待,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我想说:进入大学,仅仅怀着这样的期望,是不够的。


       不久前,我从新书《八十年代访谈录》上读到音乐家、作家刘索拉的一段话,她说:“我认识一位女高音歌唱家,八十年代时,她在国际上同时得了几项金牌,她的演唱非常出色。出国以后她很诚实地对我说,她面临着一个危机,就是中国的音乐家都是为了得奖才练习音乐,所以特别能得奖,整天练的都是比赛项目。但是出来找工作就有困难,因为会的曲目太少,没有西方歌剧演员的修养,虽然都是音乐学院训练出来的,西方的歌剧演员对从古典到现代的所有乐谱都熟悉。而中国的歌剧演员只会那几首为拿奖的曲子。”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高等音乐教育的软肋,也可以联想到整个中国高等教育的通病:就是仅仅把受高等教育当作实现功利目的的敲门砖。(所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今年8月14日的一份调查显示,在8447名受访大学毕业生中,34.7%的人表示后悔上大学。原因是找不到工作。)


       你们以前上小学、上中学,目的很明确,为了学习而学习,为了考试学习,为升学而学习。今天我要说的是,真正的大学,是有大学教育的特征的,大学的学习应当和小学中学不一样。


       我们对大学的向往,除了要学到更多的知识,应该是希望被一种大学精神所沐浴,所陶冶。它应该是一种恢宏的精神气象。它引导我们怎样学习,怎样认识社会,培养我们自学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其实,上大学,就是使我们的综合素质上一个新的台阶。这个素质,不是因为你学了什么专业决定的,而是你在一个什么样的精神氛围中所吸取的方方面面的营养。


       我把真正的大学归结为四句话,一,大学是科学发展的火车头。二,大学是文化创新的策源地。三,大学是思想碰撞的自由港。四,大学是社会良知的大本营。


       大学是一个可以自由探索、追求真理的地方;大学是鼓励你提出疑问和挑战的地方;大学也应该是超越世俗,研究未知的地方。进了大学,当代世界各种思潮都会在你面前涌动,人类文明一座又一座宝库,都可能向你敞开大门,进去,还是不进去,由你自己选择;你进去以后,走多深,走多远,也由你自己决定。


       我们学院虽然历史并不悠久,我们系更是年青,但我们有一个优势,就是位居北京,位居中国思想文化的中心,精英云集,信息快捷而丰富。如果你愿意,你就有可能利用这个优势,把握这个优势。


       我要说的是:大学最独特的功能,不是职业培训班,不是经理、老板、官员孵化器,不是进入权贵阶层的电梯。大学仅仅是知识无边界,追求无止境的开始。


       不久前我拜访过周有光先生,他今年101岁。50岁以前他是一位经济学家,50以后,改行语言文字学,我们现在使用的汉语拼音就是他制定的方案。90岁数以后,他又致力于中西文化比较。最近几年,年年出书。去年还出了三本新书。对当代世界的风云变幻,他还在追踪关注。


       从周先生身上让我想到,与其去想今天学习是为了将来做什么工作,不如首先考虑今后自己要做怎样一种人?你是要做一个有品位有修养的人,活到老学到老、一生都在丰富的精神文化世界徜徉,以对精神价值的追求为人生的幸福,还是把学习仅仅视为目的性很强的操作?


        目的不一样,学习的动力和方法也不一样。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


       过去,即便是全国有80%以上文盲的时候,也有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才俊们在为祖国的文明进步做着贡献。不管国家能不能用上他们,他们首先要做的是:做自己想做的那种人。他们的知识才能永远是在那里准备着。


       我也希望你们有这样的追求。这样,你就有可能走出一到四年级的那种精神循环,成为有品位有修养的人,成为永远有追求的人;活到老,学到老,永远朝气蓬勃。你的脸上

位读者读过此文